济南刁三-假疫苗背后的生意经

365bet官网--中文平台
HOTLINE:

13978789898

济南刁三-假疫苗背后的生意经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19-05-05

  

  4月29日, 海南官方公布假HPV疫苗案事件最新进展,涉案的银丰医院,终于迎来了监管的一纸罚单:不仅被没收20.15万元的违法所得,还被处以8000元罚款。

  官方对案件的定性,也从一开始的“违规开展疫苗注射”,转移到“涉嫌销售假疫苗”。

  虽然银丰医院违法接种行为,已持续一年之久,但直到今年3月中旬,江苏警方主动引爆了这个雷,在该医院接种疫苗的受害者,才如梦方醒。

  随着监管的深度介入,海南假HPV疫苗案背后所隐藏的行业黑幕,一个暴利程度堪比茅台600519)的行业,终于开始浮出水面。

  一类疫苗由政府免费提供,公众强制接种,资本毫无兴风作浪的空间,只能抱憾的铩羽而归。

  2018年轰动全国的长生生物疫苗事件,被爆出存在记录造假的狂犬疫苗,就是典型的二类疫苗。

  二类疫苗,由于拥有政府特许的自主定价权,因而在研发、生产、流通、销售中的几乎每个环节,或多或少暗藏着不为人知的污垢。

  尤其是多层渠道流转,议价空间巨大的流通领域,不为人知的黑幕,丝毫经不起阳光的照射。

  众所周知,一支二类疫苗正常的流通方式是:生产厂家→经销商→省疾控→市疾控→县疾控→接种点→受种者接种

  疫苗从出厂,到最后受种者被注射,至少要经过六道关卡,而每道关卡的加价空间,所操控的余地,都是巨大的。

  以人用狂犬病疫苗为例,厂家的进货价,可能仅仅只有每针148元,但经过层层经销商的提价,以及省市县三级疾控中心的利润分配,疫苗到了接种者手里,价格可能已经高达340元。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一针见血的指出: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

  为什么这样说?由于疫苗独特的药性,即使是刚出厂,就是真疫苗的产品,如果在漫长的运输过程中,冷链存储环节出现问题,最终也将沦为毫无药效的假疫苗。

  对于一家疫苗中间商而言,要想达到国家冷链存储疫苗的标准,就必须建低温冷库。

  一般而言,普通仓库的造价,超过每平方米500元,而要配备昂贵保温系统的低温仓库,造价至少是普通仓库的5倍以上。

  何况还需要冰徘速冻器、普通冷库、运送疫苗专用冷藏车、疫苗运输车、冰箱、冷藏箱、冷藏背包以及计算机和零配件等硬件设施。

  硬件只是疫苗冷链运输最基础的投入,疫苗的低温属性,还要求仓库持续低温。一些面积大的冷库,仅仅电费支出就超过十万元。

  各级疾病防控中心,都有国家财力做支撑,这笔花销俨然是九牛一毛,然而,而对利润空间极为敏感的经销商而言,转嫁成本,才是扩大利润的最有效捷径,因此往往疫苗出事都是在冷链存储环节。

  但是为什么经销商可以如此的猖狂?主要原因是关于疫苗有效性的评价终点,很难有一个界定的标准,病人打了疫苗之后,有没有疗效?短时间内无法判断。

  2017年,西安32岁的龙女士被流浪犬咬伤踝部,及时到医院清创、接种疫苗后,仍然在23天后发病,在受伤后第28天,也就是预计接种第5针狂犬疫苗的那天,患者因狂犬病合并呼吸衰竭而死亡。

  2016年,山东假疫苗丑闻的黑心商人庞某,所贩卖疫苗,虽然是正规疫苗生产厂家生产的,但在放置疫苗的仓库中,仅用两台冻冰块的冰柜来降温,室温接近14℃。

  今年1月7日,江苏金湖一位在医院工作的家长,带孩子接种脊灰疫苗时候,偶然发现:

  这批批号为201612158,生产企业是北京北生研生物制品公司的疫苗,有效期居然是2018年12月11日。

  而从2018年12月11日到案发时,短短一个月不到,江苏近百余名婴幼儿接种该过期脊灰疫苗。

  疫苗最大的功效,是降低罹患病症的风险,虽然过期,并不一定会对身体造成直接伤害。

  中国疫苗销售的特许制度,决定了医药代表所销售的的疫苗,进入疾控中心的采购名单中,才能定向合法销售。

  但问题是,有些疫苗进入疾控之后,如果一直卖不出去,又临近效期,如何解决?

  疾控中心的常规做法是,让厂家的医药代表,将临期疫苗拿去退换,换回长效期的疫苗

  身处在疫苗流通食物链最底端的医药代表,前有同行残酷的竞争,后有现实的生存压力。

  如果一旦动了歪心思,勾结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过期疫苗泛滥的温床,就一发不可收拾。

  在疫苗造假方面,一向自诩为人类文明的传播者,欧美日三大巨头,都曾卷入其中。

  德国一名男童在半岁时,接种了白喉与破伤风,结果半年后被诊断为痉挛性四肢瘫及发育迟缓。

  政府和军方高官,采用的猪流疫苗由单独厂家特;普通德国民众注射的、让人头痛发热的只是“二等疫苗”。

  2013年,日本子宫颈癌疫苗风波,引发全球舆论聚焦。日本政府曾经鼓励小学六年级到高中一年级女生注射子宫颈癌疫苗,但接种后,出现身体不良反应的女性数量剧增,每年超过1万名女性得子宫颈癌,3000人死亡。

  2014年,法国一位15岁接种两剂含Gardasil(成分不明)的疫苗,几个月后,就患上了严重的多发性硬化症,双眼失明,双腿瘫痪,当年英国超过200万年轻妇女,接种了同类型的假疫苗。

  64年前,美国卡特实验室制作脊灰疫苗时,没有彻底杀死疫苗中的病毒,从而导致4万名儿童接种染病,56人惨遭麻痹型脊髓灰质炎折磨,最终通过裂变式的病毒传播,113人终生瘫痪,5人死亡。

  这起悲剧,让卷入其中的各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美国卫生部秘书长Hobby、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主任Sebrell引咎辞职;

  悲剧也倒逼美国监管痛下狠手,对疫苗的生产销售,采取了更为严苛的的监控标准:生产环节三道门口+二道认证

  同样是商业作假,这次突然爆出的海南假HPV疫苗案事件,缺少了镁光灯的聚焦,银丰医院却只收到了8000元的罚单。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

  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功,推动了产业资本的强势崛起,但与此同时,产业资本血腥冷酷的獠牙,也开始原形毕露,中国人对赚钱的信仰,也达到历史巅峰。

  换句话说,只要不踩法律和政治的红线,赚到钱,赚更多的钱,几乎成为一个商人成功与否的唯一度量衡。

  然而,数千年来的历史轮回,告诉我们:文明社会的有序运行,并不完全依赖于法治,强大的国家机器,只有当道德已无力约束时,才应该发挥其应有的强势。

  明朝中叶,资本主义的萌芽在江南地区,逐渐有抬头之势时,叱咤风云的四大商帮,趁势崛起。

  “义利结合”的晋商,“贾而好儒”的徽商,敢为天下先的粤商,纵横驰骋,名重一方的浙商,一举奠定中国商界,四分天下数百年的格局。

  凭借对最起码商业道德的坚守,即使是在商人最受歧视的古代,中国商人依然赢得了当时,以及后世的尊崇。

  然而,时至今日,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不良商人,就连立足最基本的低线,都抛诸脑后,弃之不顾。

  这片盛世厚土,假疫苗案层出不穷的背后,到底还有多少问题值得我们深刻思考?

  确定的是,所有人都在呼唤商业道德重塑,虽然这一征程注定道阻且艰,但这正是普世价值观中对“善”最后的坚守与期望。

【返回列表页】
网站地图 | xml地图
Copyright @ 2011-2018 365be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