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民法通则到民法总则:中国当代的历史性跨越

365bet官网--中文平台
HOTLINE:

13978789898

从民法通则到民法总则:中国当代的历史性跨越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19-01-10

  

  首页专题热点专题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社会科学》的理论视野专题法学

  2018年12月17日 22: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杨立新

  关键词:民法总则;民事权利;民事主体;法典;人文主义;科技发展;交易;法人;民法调整;立法

  内容摘要:《民法总则》作为中国编纂民法典任务的第一步,因应当代社会的发展需求,实现历史性跨越发展的突出亮点,就是坚守人文主义立场和精神,迎接当代科技发展的挑战,因而对21世纪民法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引领意义,奠定了中国民法典的基调和基本框架。”

  关键词:民法总则;民事权利;民事主体;法典;人文主义;科技发展;交易;法人;民法调整;立法

  《民法总则》作为中国编纂民法典任务的第一步,因应当代社会的发展需求,实现历史性跨越发展的突出亮点,就是坚守人文主义立场和精神,迎接当代科技发展的挑战,因而对21世纪民法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引领意义,奠定了中国民法典的基调和基本框架。

  (一)《民法总则》确立人文主义立法理念的重大跨越。《民法总则》实现中国当代民法历史性跨越的最主要表现,是其人文主义立法理念的凸显。

  第一,通过突出对人身关系的调整,实现民法以人为中心的理念。《民法总则》突出人的地位,表现了强烈的人文主义色彩,这突出地表现在其第2条关于民法调整范围的规定上。该条规定:“民法调整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之间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与《民法通则》第2条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调整平等主体的公民之间、法人之间、公民和法人之间的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的规定相比较,不仅确定了自然人的正式称谓、增加了非法人组织为民事主体,更重要的是调整了民法调整对象即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的先后位置。《民法通则》规定的是“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民法总则》规定的是“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民法调整对象的顺序调整,而是民法立法理念从物文主义向人文主义的历史性跨越。

  第二,突出民事权利受法律保障原则,完善人的民事权利体系。在《民法总则》的立法过程中,有一个现象特别值得注意,即对民事权利保护原则条文位置的调整。《民法总则》将此条作为第3条规定,置于民法基本原则之首。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决定,不仅突出了民事权利受法律保护原则的地位,更重要的是,突出了民法典保护人的民事权利的根本任务。正是由于这一民法基本理念的确立,《民法总则》采用一切手段,实现对民事主体的民事权利的保护。

  第三,通过细化规定意思自治原则,突出强调人对自己权利行使的自我决定权。《民法总则》第5条在《民法通则》第4条仅仅规定“自愿”作为民法原则的基础上,进一步规定为“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原则,按照自己的意思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法律关系”。这里尽管使用的还是“自愿原则”的表述,但是增加的“按照自己的意思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法律关系的”表述,却鲜明地表达了民法的意思自治原则或者称为私法自治原则的理念。

  (二)《民法总则》特别强调凸显自然人的民事主体地位,对自然人采取更加全面的特殊保护,强烈地体现了中国当代民法从权利本位向“权利本位+社会本位”的历史跨越。

  第一,顺应民事主体权利保护要求,采纳部分民事权利能力概念。《民法总则》对部分权利能力作了明确规定:第16条规定了胎儿在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的利益保护时,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第185条也规定对英雄烈士等死者人格利益规定予以保护。同时,也对法人的部分权利能力作出规定。这样的规定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能够满足当代社会对民事权利能力的多层次要求。第二,顺应老龄化时代的要求,改革民事行为能力制度,全面建立成年监护制度。《民法总则》规定的监护制度不再区分成年人基于什么原因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而是笼统规定,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至于是精神病人或者植物人以及老年痴呆症患者等不同的原因,都能够概括在其中,进而对其设置监护。第三,引入消费者概念,确立消费者法为民法特别法,对消费者进行倾斜保护。《民法总则》在第128条规定:“法律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妇女、消费者等的民事权利保护有特别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这样的规定,尽管没有特别突出对消费者概念的规范,但是同样起到了把我国的消费者法纳入了民法体系,强调消费者法是民法特别法,应当适用民法一般规定的作用。

  (三)《民法总则》完善民事主体体系适应市场经济时代的要求。在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变革的需求面前,《民法总则》响应市场经济的要求,告别计划经济体制的规则,采取必要的立法举措,改革和完善民事主体的地位和体系,维护交易秩序,推动市场经济发展。

  在完善民事主体体系的同时,《民法总则》为适应全球交易需要,还改革了民事主体取得、变更或者终止民事权利的民事法律行为制度。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发展,要求世界性的交易规则必须统一。《民法总则》第六章全面改革民事法律行为制度,以意思表示为中心,对相关规则及民事法律行为效力制度作出了统一规定,协调了原来与《合同法》规定的冲突,规定了民事法律行为的代理制度,对于促进市场经济发展,保证交易秩序,反映全球化交易的时代要求,具有重要意义。此外,《民法总则》第188条通过延长诉讼时效期间,防范利用法律规定而实施背信行为,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维护市场交易秩序,有利于促进交易发展,保障了民事主体刑事民事权利的自由和秩序。

  (四)《民法总则》加强对人的生存环境和资源的特别保护。《民法总则》为了坚守我国民法典的人文主义立场,特别针对人的发展对环境、资源保护的急需,规定绿色原则为民法基本原则。《民法总则》第9条规定:“民事主体行使民事权利,应当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规定绿色原则的基本宗旨,是为了加强对人的生存环境和资源的特别保护,强调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不得破坏环境和资源,破坏人的生存条件。这样的规定,既传承了天地人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理念,又体现了党的十八大以来的新发展理念,与我国是人口大国、需要长期处理好人与资源生态的矛盾这样一个国情相适应。

  (五)《民法总则》迎接当代高科技发展的挑战,保障人的地位和对新型权利及客体的享有和支配。当代民法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高科技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猛发展的时代,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中,如何适应和促进科技发展要求,而不是在新技术、新事物出现时,仍然像在200年前的工业革命中发明了电能之后,固守民法旧规则,不承认电能为物,无法对其进行民法规制那样,阻碍科学技术发展,直至20世纪开始后才承认电能为自然力,是无体物的特殊形态,接受民法关于物的规则的规制。正因为如此,《民法总则》为避免出现这样的类似情形,采取大胆举措,对当代最有代表性的权利和权利客体作出了规定,保障人对这些新型权利的享有和新型权利客体的支配,同时也对未来科技发展可能出现的民法新问题,预先做出了必要的安排,预留了可以适应未来的立法空间。

  第一,《民法总则》全面展现了中国当代社会的法治精神,是当代法治精神的鲜明体现。当代法治精神的基本体现就是依法治国,在民事领域的首要目标,就是《民法总则》第1条的第一句话:“保护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民法就是人法、就是权利法,因而《民法总则》的主题,就是保护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第二,《民法总则》规定了我国当代社会生活和经济发展的基本轨道和私法秩序。法典化的法律制定,虽然在表面上是为法律条文设计和条文无矛盾的体系化处理,但每一个法律条文其实都是特定价值的载体,体现着一定的价值判断,一部法律的所有条文所构成的整体一定承载和实现着一个融洽的价值体系,体现其所处时代的要求和鲜明特色。第三,《民法总则》奠定了我国民法典的基础和分则各编的框架,确立了我国民法典的基本格局。《民法总则》是民法典编纂的开篇之作,在民法典中起统领性作用。民法总则规定民事活动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和一般性规定,统领民法典各分编;各分编将在总则的基础上对各项民事制度作出具体规定。

  (作者单位:天津大学法学院。原文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2018年第2期,王博 摘)

【返回列表页】
网站地图 | xml地图
Copyright @ 2011-2018 365be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