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孕妇盗窃团”流窜全国行窃 教唆幼童盗窃

365bet官网--中文平台
HOTLINE:

13978789898

湖南“孕妇盗窃团”流窜全国行窃 教唆幼童盗窃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19-01-10

  

  永州道县,曾经因为当地“理学大家”周敦颐的《爱莲说》而被称为“莲城”,可是近来年,道县出现大量“孕妇”携带幼童,组团外出盗窃现象,当地人把她们称为“孕妇盗窃团”,这也使当地人感觉蒙羞。道县为什么频发孕妇带幼童流窜全国偷窃案?又该怎样遏制这一疯狂的偷盗势头?来看记者的调查。

  12月15号,晚上六点半,在道县公安局大厅站立着公安局领导、办案民警、媒体记者、乡镇干部等人,大家个个都表情严肃,这里不是在等待欢迎领导视察,而且是等待交接刚刚被贵州警方抓获的三名道县籍孕妇外加一名10岁小孩。

  警方初步查明, 这是一个由孕妇胡某、唐某、刘某等人组织的四人团伙,10岁的雯雯(化名)参与其中,实施流动作案,而更人让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胡某已经是第八次被警方抓获,唐某肚子里怀的已经是她的第五个孩子。

  事实上,全国近年来都频发道县籍孕妇偷盗案。她们要么怀孕,要么怀抱哺乳期的婴儿,被警方称为“两怀妇女”。11月28日,福建晋江警方经过缜密侦查,就破获了一起四人分工协作,在当地流窜作案十余起,孕妇唆使儿童盗窃案。当场截获手机16部。从当时的视频监控中,小孩偷窃手机过程娴熟谨慎,涉案人全为道县籍。

  10月15日,北京海淀警方也打掉了一个道县籍盗窃团伙,同样是孕妇唆使小孩前往商铺盗窃手机,当场查获手机30多部。

  同样在上海、杭州等地,今年来都频频发生道县籍“两怀妇女”团伙作案的情况,2011年有媒体报道,道县新车乡八家村一个村就出了9个孕妇小偷,让当地人感觉羞愧。

  为更有效的打击道县籍外流盗窃案,今年10月,公安部专门在道县组织召开协调会,对所有在外地实施作案的道县“两怀妇女”,全国各地公安部门可全部移交户籍所在地道县公安局办理起诉。像镜头前这一次移交,已经成为了道县公安局太正常不过的工作。

  综合多个“两怀妇女”作案的特别,警方逐渐掌握了他们的规律,最近一起上海虹桥的盗窃案中,从监控视频中能完整的看清楚,孕妇红红由同伙协作偷包的全过程。

  除了团伙作案,另外一个就是流窜性作案,从贵州警方移交过来的三名孕妇带着孩子,可谓是走到哪里偷到哪里,而且作案地点都是选择繁华的商业区。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犯罪嫌疑人是怀孕的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可以取保候审,监视居住。而这些“两怀妇女”就以怀孕和哺乳为由钻了法律的空子,同时她们在案发后还都拿孩子做挡箭牌。嫌疑人胡某、刘某就因为涉嫌唆使幼童盗窃6000元钱被警方抓获,死活都不招供。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为何道县孕妇团伙没有底线的偷窃?在案发较为频繁的道县寿雁镇水源头村,先后就有9名孕妇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村支书程青龙谈起此事就觉得羞愧难当。

  程青龙介绍,他们村共有4000多人,百分之八十都是在外务工,在外地盗窃的大部分是35岁以下的人,因为他们村民原本依靠弹棉被的手艺赚钱,但2011年左右,有老乡发现依靠孕妇儿童盗窃来钱快,又不能得到有效打击,便一个带一个走了出去。

  在道县祥霖铺镇八家村,这里同样张榜公布的就有13名在外盗窃孕妇家庭,而这里两怀妇女的盗窃历史似乎比寿雁镇水源头村发展的更早一些。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两怀妇女在自己的孩子庇护下,盗窃尝到甜头,大部分都生了三个左右的小孩,多的甚至五到六个。来钱快又不能真正得到严厉打击,有的一年下来收入就可以回家建套好房子,这种刺激对当地的人影响极为深刻。

  眼前的女孩叫花花,今年五岁,她正是今年10月分北京海淀警方破获的偷窃手机团伙的未成年人之一,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案发后,被抓获的盗窃人员都不是花花的亲生父母,但是花花一口道县口音,被带回警方后仍然无法找到她的亲生父母,只能安排在当地福利院照顾。

  随着专项整治行动的开展,这样的未成年人估计还会增加,当地决定由民政部门牵头在福利院专门成立像花花这样的小孩,抚养他们重新回到社会。除了解决好未成年人问题,打击盗窃还得从根源堵起,在寿雁镇、祥霖铺镇大街小巷醒目的位置都贴满了大家外流盗窃、严禁唆使小孩盗窃的标语,凡是有过外流盗窃的人都被指名道姓公示。

  打击两怀妇女盗窃,令各地公安部门都头疼的是,就是无法收监的问题。目前道县首先对监视居住在家的孕妇实行村、镇、派出所、司法所四级看护,严禁再出去偷窃。另外结合计划生育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可以让涉案妇女停止妊娠再依法进行处理。

  据道县公安局统计打击外流盗窃犯罪人员提供的初步数据,2012年到2015年都是520到530人左右,16年目前为止为419人,其中百分之70为女性。专项整治行动以来,道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要把这样的数据,力争明年减少80%。

  怀孕对很人来讲是喜事。可是对有些人来讲,它却成了做贼的“护身符”。这些身怀六甲的孕妇,利用法律对她们的人道措施,有恃无恐,流窜作案。更可怕的是,她们还以点带面,不断发展壮大,将偷鸡摸狗规模化产业化。一个村里有那么多孕妇将盗窃当成职业,且不说这种行为让人唾弃和鄙视,只说一点,在她们不知廉耻、毫无节操的三观熏陶之下,她们的孩子又将如何健康成长?又将如何面对未来?孕妇盗窃村的出现,反映了执法中的尴尬,比如为了规避风险,为了降低执法成本,有些地方对孕妇盗贼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我想,办法总比问题多,关键是执法机关愿不愿意直面问题。孕妇的正当权益需要保护,但是这种保护要有底线,绝对不能让怀孕成了某些人犯罪的资本,让孩子成了她们违法的道具。

  习在视察中部战区陆军某师时强调:大抓实战化军事训练 聚力打造精锐作战力量

【返回列表页】
网站地图 | xml地图
Copyright @ 2011-2018 365bet官网